南瓜文学

字:
关灯 护眼
南瓜文学 > 死对头易感期后,以为是我的狗[ABO] > 2、02

2、02(1/2)

    “你是时家的客人,当然可以在这里。”

    时简主动面向陆西骁,说完欠了欠身,提着裙子做了个欢迎的动作。

    时简今天的礼服是湛蓝色的长裙,层叠的软纱镶嵌了一颗颗闪耀的宝石,过于华贵的衣裳很容易喧宾夺主,但再华丽的衣裳放在时简是身上都只能当陪衬。

    精致妍丽的五官,美的张扬夺目。

    纤秾合度的身材就像是盛放的玫瑰,散发着隐秘的诱惑。

    虽然时简的性格跟柔弱挨不着边,但从外貌来说却是个完美的omega,长腿细腰巨/乳,每一寸肌肤都充满着女性omega的魅力。

    今天霍颢看到时简的时候呆了几秒,想到那么个完美的omega钟情自己,更是心头火热。

    宴会开始时他围绕在时简身边恨不得寸步不离,但是讨好时简的人太多,让跟在她身边的他像是个不起眼的陪衬。

    霍颢主动跟时芸搭话,大部分原因是为了展示存在感。

    每次他只要跟omega靠得太近,时简铁定会发火吃醋。

    一切都如他预想的一样,时简用行动让宴会的所有宾客知道了他的重要。

    按着他的计划,他会先绅士的安慰时芸,再教育时简一顿,宴会接下来的时间,时简都该像个小娇omega一样围绕在他的身边。

    而现在……

    时简和陆西骁这对死对头会心平气和的站在一起,就已经让人瞠目结舌。

    谁想到时简竟然还主动跟陆西骁示好。

    霍颢一脸见了鬼的表情,看着面前两个人旁若无人对视,心里涌出慌张的情绪,就像是什么事物突然脱离了原本的轨道。

    时简怎么都不该对陆西骁那么客气,还是陆西骁对他不礼貌了之后。

    跟着陆西骁一起怼霍颢是时简突发奇想。

    开完口时简就后悔了,要是陆西骁趁机损她让她难堪怎么办。

    所幸陆西骁今天晚上哪哪都不对,眼神出了毛病,看着她的神情除却惊讶还带着惊喜。

    他的态度放纵了她的想法。

    她跟陆西骁一直都是死对头,知道他们的人,都知道有他没她,有她没他。

    特别是半个月前,陆西骁易感期爆发,在教室里像是疯狗一样扑到她身上要咬她的腺体,两个人的矛盾更变得无法调和。

    她之前一直想着再见着陆西骁,一定用尽各种手段,让他知道老虎脖子咬不得,但现在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陆西骁的态度平静的奇怪,她反而一时觉得没必要收拾他。

    反正不是没咬到嘛。

    比起跟她势均力敌的陆西骁,霍颢这个让她半年间出了无数次丑的人,更让她看不惯。

    “进去?”

    见陆西骁盯着自己不放,又不说话,时简示意返回宴会。

    要是她跟陆西骁一起踏入宴会,应该能完全冲淡她刚刚砸杯子的蠢事,给在场的人带来冲击力的新谈资。

    陆西骁点了下头,没有固定的前发落下,柔软略长的发丝遮住了他半只眼睛,这姿态顺从的都不像平时的他。

    两人走了几步,霍颢才想着去拦:“简简你就气成这样?”

    霍颢虽然觉得时简现在跟平时不一样,但还没察觉到她看他的目光里已经没了深情,还以为她是因为他跟时芸走得近,气到要用陆西骁报复他。

    这要是时简的目的的话,不得不说她做得很成功。

    瞪了陆西骁一眼,霍颢没好气说,“陆西骁,情侣闹脾气你插一脚算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“谁跟你是情侣,谁又跟你闹脾气?”

    霍颢没说完,就被时简打断。

    时简怕这会儿她要是表现的生气厌恶,霍颢还以为她是爱他爱到收不住,因为他生气发怒,着实了她在闹脾气。

    她此时脸上带着轻笑,面上丝毫看不出气恼的情绪。

    回忆起自己做得蠢事,时简摸透了面前这玩意的秉性。

    她刚开始受剧情影响对他产生好感的时候,他诚惶诚恐,一副中了彩票的样子,简直都要把灵魂贡献出来讨好她。

    但发现她对他的底线无限低之后,她就成了他炫耀的工具。

    对待这种人,跟他打架吵嘴她都嫌脏了手。

    “当时是时芸拿不到东西,我才帮她拿了一下,简简你要是不喜欢,我以后离时芸远一些好吗?”

    霍颢终于察觉到了时简的变化,不再想什么教训她,让她知道当omega的本分,而是放软了姿态,柔声地哄着她。

    可惜这套对现在的时简没用。

    时简瞥了他一眼,嘴角的笑有几分陆西骁的味道,一句话都不说,直接掠过了他。

    陆西骁在后面跟得很紧,半个身子遮挡着时简,那姿势就像是把时简的半个身子都笼在怀里。

    两个人亲密的姿态,让霍颢一时忘记再次拦住时简。

    愣愣地看着两个人的背影,霍颢迟疑了一下跟了上去。

    他不信在其他人面前,他们两个人还能保持那么亲密的姿态。

    宴会厅在时简和陆西骁踏入的时候安静了一瞬,面对集中在自己身上的目光,时简抚了抚头发。

    “好了,你一边去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她大步走向自己的朋友,也不知道陆西骁是没听见还是装聋,依然错半步的跟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是?”

    一群人看了看时简,又看了看陆西骁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“花园遇上了,陆西骁找不到宴会入口,我乐于助人给他带了路。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

    时简话落音,陆西骁就肯定了她的话。

    只是这没让他们解惑,反而觉得更怪异了,瞅了瞅不远处独自一人的霍颢,时简这是吃醋吃疯了,打算拿陆西骁气霍颢?

    这半年时简的骚操作太多,为了气霍颢暂时跟陆西骁和平相处能让人勉强接受。

    问题是陆西骁为什么那么配合。

    他们两个人不是见到面就是互翻白眼或者干架?

    如果疑问能具象化,这些人头上一定都挂了几个硕大的问号。

    不过现在陆西骁面无表情地杵在这里,他们一个都不敢问。

    只能目光在他们两个人身上打转,顺便瞟一眼想上前,但又怕时简不给自己面子的霍颢,这场戏越来越有意思了,他们激动的抓心挠肺,就不知道戏什么时候继续开演。

    不过时简可没了娱乐大众的精神。

    在厅里绕了圈时简走到了阳台,靠着围栏,看着全场亦步亦趋跟着自己的陆西骁:“你这是在为上次的事跟我道歉?”

    在学校里她跟陆西骁的综合成绩,长时间是排名一二的状态。

    刚入学的时候她还能拿几次第一,后面全都是第二。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(南瓜文学 WWW.NG8.CC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上一章 章节列表 错误举报 下一页
热门推荐
真少爷从无限游戏回来了 [清穿+红楼]点石成金 红双喜[七零] 反派渣A重生了 冤种老父亲的育儿指南 苟王被迫雄起(快穿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