南瓜文学

字:
关灯 护眼
南瓜文学 > 魅魔算恶魔吗? > 5、第 5 章

5、第 5 章(1/3)

    叶西杳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倒在玄关处,钥匙和方便面都掉在地上。

    他晕晕乎乎地眨了眨眼,试图回忆自己怎么走进家门的。

    有点记不清了。

    其实从便利店出来的时候,他就已经感觉很不妙,身体力量的缺失体现在方方面面,不仅是饥饿,还有体力不支精神恍惚感官失调等等后遗症。

    在小区门口的时候,叶西杳更是眼前一黑,直接平地摔。

    能坚持地走回家,已经是叶西杳最后的倔强。

    失去意识前的最后一秒,叶西杳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:别倒在家门口!

    按理说,当时他的力气已经不足以支撑他拧动钥匙并且走进玄关,甚至还好好关上了家门……

    但不得不说啊,人的意志力果然可以战胜一切!

    没晕倒在家门以外,非常好!

    叶西杳高兴地拍拍屁股爬了起来。

    这时,他忽然觉得自己嘴里好像有一缕橘子果糖的甜味。

    奇怪,他没吃糖啊。

    叶西杳咂摸一下嘴,正打算细品这甜味的来源,下一刻却瞪大了双眼——

    等等,他怎么好像不饿了?

    为了确认自己不是出现了幻觉,叶西杳原地拆了一包方便面,两眼发直地盯着调料包看了半分钟后,毫无打开的欲望。

    他确信。

    他不饿了。

    不仅不想吃泡面,也不想吸人。

    太好了!

    叶西杳并没有纠结为什么他晕倒之后再醒来就不饿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身体里那两股强大的力量,本来就很特殊。它们不管是忽然躁动,还是恢复平静,叶西杳都觉得很正常。

    反正这世上已经不会有比他的存在本身更不正常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总之现在的结果很好,他不用再担心自己明天一早失去人性冲出去抱着路人啃。

    这使得叶西杳大松一口气。

    他开开心心跑进屋子,抱着玩偶在床上滚了两圈,为自己挺过了一次危机而欣慰。

    却完全忘了追究,嘴里那股橘子糖的味道从何而来。

    =

    联盟非自然力量安全管理局局长骆以极今夜无眠。

    不久前他接到了一通电话。

    对方嗓音低哑,口吻冷肃,语气狠戾,六个字掷地有声:

    “给我查一个人。”

    骆以极被他的厉声震慑道,也忘了追究他的无礼,只下意识问了句:“谁?”

    “叶西杳。”

    “叶小?”

    “叶,西,杳。”邢恕逐字点明,并把西和杳咬得很重,仿佛和对方有什么切齿之恨。

    骆以极实在发懵,心想,x-iao不就是小?

    这是在考我小学拼音?

    还有啊,如果没记错的话,安全局这次请他来支援的目标,好像是多人失踪案的嫌疑犯吧。

    怎么又突然让他查别人……?

    骆以极脑子里闪过很多问题,但都没敢开口问。就算提问,邢恕恐怕也懒得回答。

    所以骆以极干脆顺着他的话往下说:“叶,xi,yao。好,我知道了。但最好可以把大概的年龄长相也描述——”

    骆以极话还没说完,邢恕已经把电话挂了。

    骆以极气得牙酸:“……这浑小子!”

    不过他骂早了,因为半分钟后,邢恕就把叶西杳的身份证照片拍了过来。

    骆以极这才知道,原来不是叶小,是叶西杳。

    不到22岁的年轻男孩,在足够朴实无华的证件照上也能看出他五官精致清俊的端倪。

    骆以极没有心情欣赏这副让人惊艳的长相。

    因为他很快注意到,这张身份证照的主人就倒在地上,蜷缩的身子成为了照片的背景。

    而邢恕的新一条消息是:【我半个小时后到。】

    到哪里?

    当然是到安全局!

    干什么?

    已经不重要了!

    骆以极直接抄起手中的内部通讯器,打开所有部门的通讯频道,肃声道:

    “所有人注意,邢恕半小时后抵达安全局。各部门紧急避让,值岗人员切勿正面冲撞,大家保护好自身安全!”

    -

    邢恕如约而至,在半小时后走进了安全局的大门。

    站岗的警卫挺拔的身子霎时间往后退了半步,没敢拦他。

    ——邢恕是谁?

    本世纪最强驱魔师。

    安全局的特别行动外援。

    一个从各方面来看都强得可怕的男人。

    同时,也是一个有口皆碑的混蛋。

    他恶名在外,诸如凶残暴力,强势霸道,嚣张狂妄之类的词都被用来形容他。顶着本世纪最强驱魔师的名号,凭着一身的本事,邢恕横行驱魔圈,目中无人已久。

    大家欣赏他的实力,但也忌惮他的脾气。

    用素来性情最温和的安全局局长骆以极的话评价邢恕就是:能力独领风骚,素质有待提高。

    但即使知道邢恕不是一个很好的合作对象,安全局也依旧要好好供着这位大爷。

    无他,邢恕实在太强。

    迄今为止,就没有他杀不死的魔物。

    邢恕是当之无愧的本世纪最强驱魔师,是个连恶魔见了也得屏住呼吸的男人。

    他来时,已经换掉了巡警制服,着一身的黑,在走入灯光之前仿佛要融入黑暗,脚下的那双作战靴看起来已经不新了,但不用担心,在踩碎下一只魔物以前,它还不会寿终正寝。

    有了骆以极此前的交代,邢恕一路畅通无阻地进入了局长专用电梯。

    期间,没有夹道欢迎,也根本没有人敢跟他对视。

    他周身上下散发一股无形的压迫感。

    有时候,大家觉得他和魔物站在一起,也说不准谁比谁可怕。

    不过,邢恕这样一个骇人听闻的混球,居然长得十分英俊。

    没有天理!

    那张刀削斧凿如雕塑般精致的脸,一度让人怀疑他是不是和魔鬼做过交易……比如把自己的道德底线和人品用来换取了这副俊美的五官。

    他还有一头黑得很纯粹的头发,额前刘海略长,带着天然的微卷,耷拉在他锋利张扬的眉峰上,只虚虚露出一双永远看不透的墨色眼眸,他冷眼看人时充满了方圆八百米都没人敢惹的煞气,但薄唇带笑时,会柔和几分。

    可惜,没有人会喜欢他的笑。

    他笑,说明他开心了。

    他开心,说明有人倒霉了。
-->>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(南瓜文学 WWW.NG8.CC)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
上一章 章节列表 错误举报 下一页
热门推荐
真少爷从无限游戏回来了 [清穿+红楼]点石成金 红双喜[七零] 反派渣A重生了 冤种老父亲的育儿指南 苟王被迫雄起(快穿)